子非鱼

英雄

和所有处于青春期的少年一样,新生代的木叶小忍者们总是迫切地想要在大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成熟,无论这份成熟属于哪方面,但是另一方面,依旧存留的孩子的天性,包括对长者的依赖和对强者的向往,又让他们保持着孩子们都有的特点-------每个小忍者都有自己心目中的英雄。

大部分下忍心中的英雄都是我们英明神武的七代目火影大人 ,包括佐良娜,

“火影大人温和宽厚又强大可靠,一直尽心尽力地守护着村子的安宁与和平,是值得每个人尊敬的英雄。”佐良娜插着腰,一脸理所当然地说。

“什么嘛,佐良娜你不是因为喜欢我老爸的蓝色眼睛吗?还说有着像大海一样包容一切的魅力。”博人双手抱于脑后,毫不留情地指出。

“咳咳,这个。。。。这个当然也是原因之一”,佐良娜耳尖微红,倒是爽快地承认了自己对七代目眼睛的喜欢。“不过博人,七代目大人是你的爸爸,你的英雄难道不是他吗?”佐良娜反问。

“这个嘛,虽然老爸也很帅啦,特别是战斗时真的给人很可靠的感觉,但是我的英雄是师傅,没有人能比师傅更帅气!”博人先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之后还是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自家老爸,坚定地表达了自己对师傅的崇拜之情。

其余小伙伴们彼此扫视了一下,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由于鸣人工作繁忙,缺少与家人相处的时间,博人与鸣人的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直到中忍考试大筒木事件后,两父子间才开始相互理解,关系也逐渐亲密起来,这是大家都乐见其成的结果,毕竟无论之前博人怎样表示自己讨厌鸣人,大家还是能轻易看出博人对老爸的在意与获得老爸认可的渴望。

“说起来也很有意思,佐良娜和博人,彼此崇拜对方的父亲。”三月用袖口轻掩嘴角,好看的金色眼睛笑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

“那三月心中的英雄呢?”博人好奇地问,三月注视着博人的眼睛,感受到了佐良娜所说的包容一切的魅力,比起大海,三月更愿意以明亮温暖的蓝天来形容,虽然眼睛的主人可能与包容这个词相去甚远。他想起了那双在水里向他伸出的手,牵扯着自己从寒冷刺骨的水中跃出,那一瞬间灿烂又温暖的阳光慷慨地撒在他身上,也撒在他本应灰暗的未来道路上,手的主人,有着蓝天一样的明亮眼睛的男孩,他的英雄,他的太阳。

三月笑眯眯地回答:“秘密哦,博人君。”

得到一个不算回答的回答,博人有些泄气,本打算一定要缠着三月追问出答案,但三月月牙般的眼睛让他莫名有些心跳加速,于是他果断转移了话题。“那鹿代呢?”

“我嘛。。。。。”鹿代拖长了腔懒洋洋地回答,等把大家的胃口都吊起来后,抛出一个类似的答案,“秘密。”

“哈?太过分了,鹿代,你怎么可以学三月”博人跳脚表示自己的不满,“不行,你一定要把答案告诉我们。”其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伙伴也索性跟着起哄。

“博人,你这是区别对待吧。”鹿代有些无奈,不过竹马竹马一起长大的情谊让他深知博人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习惯,权衡了一下以后可能遇到的麻烦,他选择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风影。”鹿代回答。

“风影的话,是我爱罗大人吧。”井阵说。

“虽然很少见到风影大人,不过听说他是七代目很好的朋友,而且战斗力也很强大”佐良娜给出自己所知的信息。

“所以说,鹿代崇拜的人是你的舅舅?”博人兴致勃勃地确认。

“什么什么,风影是鹿代的舅舅?”有些小伙伴表示惊奇。

“是啊。”博人回答。“超酷对不对?”

“风影大人怎么样?帅气吗?一定像青春一样闪亮夺目对不对?”梅塔尔一如既往地激情澎湃起来。

“嗯,”鹿代点点头,湖绿色的眼睛沉静如水,“是我眼中最完美的舅舅。”

 

 

 

暂且不看一向说话谨慎的鹿代如此高度评价一个人,让其他小伙伴感到多么惊奇,毕竟在大家的印象中,鹿代是孩子群中早熟的代表,就算面对七代目也能保持一贯彬彬有礼的姿态,还能顺便平静地接下七代目“拜托好好监督博人”的请求,“大概是因为我从老爸口中了解的七代火影大人与大家眼中的不一样吧”鹿代曾经这样对自己的态度做过解释。

一般来说,听过鹿丸讲述的更为真实的鸣人的故事,那些偏见与欺凌,那些成长与战斗,那些挫折与不屈,那些友情与羁绊,喜欢热血战斗的男孩本应对现任火影更加崇拜,但是鹿代没有,因为在后面的阶段中鹿丸对鸣人的态度夹杂了大量吐槽,整体内容经过鹿代的总结概括,大体为“自从开始担任鸣人的辅助官,你老爸我就不得不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机智与帅气。”出于对老爸的尊重,鹿丸没有把那句“MDZZ”说出口,同时作为一个贴心的儿子,鹿代选择帮老爸把这些话隐瞒下来,以维护鹿丸在忍者们眼中“谨慎沉着,思维缜密的木叶智囊”的形象。

在从小到大的鹿代眼中,舅舅我爱罗才是一直以来最靠谱的人。

而在看着鹿代从小到大的鹿丸、手鞠眼中,我爱罗则是一直以来最宠爱鹿代的人。

幼儿时期,小小的鹿代努力向来访的我爱罗张开手臂,我爱罗由最初的生疏与紧张到后面的熟能生巧并没有花太长时间,他弯下腰将地上的鹿代抱起,得到回应的鹿代便会高兴地将白嫩嫩的小脸埋进我爱罗的脖颈,“舅舅”,他奶声奶气地叫着,“嗯。”我爱罗轻轻地回应着他,湖绿色的眼中泛起温柔的涟漪。

孩童时期,处于淘气阶段的鹿代机智地将自己的身体躲在我爱罗的后面,“鹿代,你又和博人他们去恶作剧了对吗?”手鞠站在不远处的对面,双臂抱于胸前,毫不客气地散发着女王气场,脸上一片黑云压城,经历过无数次类似场景的鹿代很明白接下来的会发生的狂风骤雨,更明白如何寻求庇护,“舅舅”,他拉着我爱罗的手,精致的脸上不用努力就能挤出哀求的神色,“嗯。”我爱罗握住鹿代的尚且稚嫩的手作为安慰,“看在我的面子上”低沉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纵容,他每次都这样对手鞠说,一句话表明自己的态度,而手鞠也只有在面对我爱罗时会轻易妥协。“讲道理,我是你的老爸,你为什么不躲在我身后呢?”鹿丸在事后问,“那是因为,这样做的一般结果是,我们两人一起被老妈惩罚吧。”鹿代老气横秋地回答,一语命中问题核心。

少年时期,慢慢成熟起来的鹿代不再在看到我爱罗到来的第一时间飞扑过去索要拥抱或礼物,而是习惯以一种尽量彬彬有礼的姿态来迎接自己最喜爱的长辈的到来,并不是青春期所带来的隔阂或客气的疏离,而是想要展现自己的成长并以此博得长者不易察觉的赞誉与认可。“舅舅”,鹿代站在门口,笔直的身姿如同拔节而长的竹子,充满生机与朝气,他向我爱罗鞠躬,“嗯”,我爱罗应着,拍拍鹿代的肩膀,少年的肩膀由稚弱单薄逐渐变得宽厚有力,敏感的长者仅从手下的触感就能察觉出外甥的成长。接着他们会一起走进房子,依据心情坐在静室或走廊里,鹿代会给我爱罗泡一杯茶,或是条理清晰地讲述自己近来的经历,或是向我爱罗展示自己新学会的忍术。我爱罗呆在鹿代家的时间或长或短,其间还要与手鞠、鹿丸进行一些私人会谈,但总有一段时间是他特地抽出来用以陪着鹿代的,这是独属于他们舅甥的时间。

 

 

子世代的聚会散去后,鹿代慢悠悠地往家的方向走,路上看到了勘九郎的身影,他眼前一亮,此时离家的距离不远,虽然勘九郎有时会因为任务独自前来木叶村,但大部分时候他都是陪着我爱罗一起来访,所以这也意味着我爱罗可能来了。

“勘九郎舅舅。”鹿代打了个招呼。

“鹿代。”许久未看到自家外甥的勘九郎有些高兴,虽然鹿代还小时经常对他恶作剧,但勘九郎还是很疼爱这个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外甥的。

“我爱罗舅舅也来了吗?”鹿代问。

“嗯,他现在在与火影商量事情,之后会过来。”勘九郎回答,带着“就知道你会问”的了然神色。

“哦,那我先回去了。”鹿代向勘九郎招招手,得到他的点头示意后便带着几分雀跃加快速度赶回家。

“最近得到了新的茶叶品种,正好让我爱罗舅舅品鉴一下。”鹿代想。

 

 

看电影时不知道怎么截的,截出了这么一张图,可以说是很神奇加幸运了,时间卡得太完美了

平面设计课的老师要求P一张海报,于是我秉着“兴趣是第一生产力”的理念P了这张图交了上去_(:_」∠)_

话说手机上看图和最初在电脑上制作的颜色有些差别